5 月 26 日,劉介民參加在我州召開 的第21屆中國馬鈴薯大會。 (記者 楊順丕 攝)

44年,是我國著名馬鈴薯研究專家劉介民,為摯愛一生的事業獻出的年華。

天池山,他奮斗一生的地方。上山時僅有一支筆、一把尺、一桿秤,他望著青山質樸無言,將青春的熱血揮灑;離開時,這里是具有世界先進、國內領先水平的中國南方馬鈴薯研究中心。

1955年,畢業于江西農學院的劉介民響應黨的號召,主動要求到艱苦的地方工作,最終落腳天池山試驗場,開始了與馬鈴薯相互成就的科研事業。

天池山當時的科研條件惡劣:海拔1200米,石漠化嚴重,沒有可供試驗的土地;距離恩施城區40公里,沒有下山進城的公路。吃的是包谷飯、點的是煤油燈、睡的是通鋪,一支筆、一把尺、一桿秤就是所有的科研工具。

為解決試驗土地問題,他白天與工人一道投入坡改梯、平整土地的勞動中,夜幕降臨又拿起筆,在煤油燈下當“書蟲”。就這樣,200多畝試驗田開墾出來。

“搞農業科研就是為農民服務。”當時正是困難時期,當地傳統品種“毛洋芋”“白洋芋”“老齡洋芋”產量低、抗病差,農民種植意愿不高。馬鈴薯可糧菜兼用,卻沒有發揮出“救命糧”的作用。如何找到更加高產、抗病、適合當地推廣的馬鈴薯品種,成了劉介民最迫切要解決的問題。

馬鈴薯是無性繁殖作物,從育種成功到生產示范少則十年八年,遠水難解近渴。大家一致決定:從外面引進品種,篩選出最符合要求的品種,同時堅持培育新種。

黑龍江、內蒙古、云南……劉介民和同事遍訪全國主要馬鈴薯科研單位,引種460多個。經比較試驗,他于1957年從黑龍江省農科所引進的東德品種“米拉”脫穎而出。該品種不僅比當地老品種增產80%以上,還具高抗晚疫病、淀粉含量高、風味獨特等眾多優點。

為大面積推廣優良品種,高度近視的劉介民穿著水草鞋、背著帆布包、包里插著雨傘,走遍了全州高山鄉鎮。1962年,“米拉”在全州示范生產中大獲成功,“米拉米拉,頂呱呱”在農民中口口相傳,成為真正的“救命糧”。到1971年,該品種在全州得到普及,并逐漸向云、貴、川、渝等地推廣,至今仍是西南山區和武陵山區的第一主栽品種,累計種植面積超過2億畝,為我國馬鈴薯生產作出了巨大貢獻。

同時,經過多年努力,劉介民培育出了多個優秀新品種,其中“676-4”“雙豐收”獲得全國科學大會優秀成果獎。

后來的天池山農科所在他的進一步主持下開展了脫毒種薯生產,加上種植技術不斷提高,恩施州馬鈴薯單產直線上升。劉介民上天池山那一年,恩施馬鈴薯平均畝產495公斤,種植面積44.1萬畝;到他正式退休的1999年,全州馬鈴薯單產達1095公斤,種植面積181.34萬畝。

往日不起眼的小土豆,被劉介民培育成農民脫貧致富的“金豆”。

1971年,以研究馬鈴薯、玉米、大豆為主的天池山農科所成立時,拼勁十足的劉介民成為所長。

原試驗場多年虧損,如何帶領研究所搞科研的同時走出經濟困境?

劉介民一邊爭取上級扶持,一邊帶領干部職工自力更生。

大家建起果園,興辦藥材基地,發展養殖業,辦起酒廠,拓寬了馬鈴薯、玉米良種銷售渠道……農科所很快扭虧為盈,又先后爭取改善基礎設施資金3萬元,加上大家的苦干和就地取材,建起職工宿舍、辦公室、食堂、倉庫、水池……沒有下山的公路,全所干部職工利用農閑時間一起上陣,經過一年多的奮戰,修建了連接三岔鄉到恩施城的長17公里的公路。

1978年,劉介民獲邀參加全國科學大會,捧回兩項大獎。從此,他在中國馬鈴薯科技界嶄露頭角,天池山農科所也因勤儉辦科研取得巨大成功而聲名鵲起。

他出色的成績,引來國際科技界極大關注。世界銀行官員丁文波考察天池山后說:“你們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堅持工作,取得這樣的成績,我非常欽佩。”國際馬鈴薯研究中心主任索耶博士到天池山參觀后,也給予了相當高的評價。

1986年,中國馬鈴薯專業委員會成立,劉介民當選副主任委員。在40多年的科研事業中,他先后獲馬鈴薯科技成果獎18項,其中國家級3項、省級7項、州級8項,發表專業論文著作40多篇(部);多次主持國際合作項目。

如今,作為國家級農業科研機構的中國南方馬鈴薯研究中心,人才輩出,各類進口科研設備功能齊全。后輩們并不知道,這其中凝聚了劉介民多少心血。

1982年,得到國家準備在南方13個省份中選點建立南方馬鈴薯研究中心的信息,他立刻全力投入到爭取工作中。1983年,國家農業部作出決定,并經省人民政府批準,在天池山農科所基礎上建立中國南方馬鈴薯研究中心,國家投資135.5萬美元,省、州配套100多萬元。

此時的劉介民忙“瘋”了,絲毫不顧原本病弱的身體,跑資金、運材料、購設備,奔波在北京、武漢、恩施之間,幾次暈倒在途中。一次暈倒后,他被送往醫院,經診斷患上嚴重肺炎,險些丟掉性命。他身高1.77米,體重由原來的58.5公斤下降到46.5公斤。

當1800平方米的實驗大樓、3700多平方米的宿舍樓在天池山拔地而起,130多臺(套)價值110萬美元的儀器設備在實驗室投入使用時,天池山站在了國際同行的同一起跑線上。

1990年,中國南方馬鈴薯研究中心籌建項目順利通過驗收。

當人們還沉浸在中國南方馬鈴薯研究中心落地的巨大喜悅中時,劉介民開始了更長遠的規劃——人才培養。1986年,與國際馬鈴薯研究中心簽訂合作協議,包括科研合作與人才交流。如今,選派研究員深造,請進國外專家講學,與比利時、新西蘭、澳大利亞等國科研機構及頂尖大學的人才交流合作成為常態。

1997年,劉介民為單位爭取到第二次大發展機遇——在天池山建立國家馬鈴薯改良分中心,國家投資350萬元。2005年,該項目通過驗收。

近年來,研究中心選育的鄂薯系列品種成為我國西南地區的主推品種之一,產生了巨大經濟和社會效益。選育出的兩個優良種質資源材料分別被農業部評為國家一級、二級優異種質資源材料。

本應在1991年就退休的劉介民,因為單位需要,直到1999年才退休,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。在各種榮譽面前,他用的仍是在天池山陪了他幾十年的老家具,穿的還是幾十年前的藍色工作服、老布鞋。

2015年的中國南方馬鈴薯大會上,劉介民獲頒“馬鈴薯科研終身成就獎”。

“我摯愛我的事業!”“我沒有辜負黨的培養!”他說。

責任編輯:劉艷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{ganrao}